相关文章

品牌上海:【品牌观察】立诚天下丰食人间 原汁原味创新腾飞

闲暇时光,吃点小零嘴,如牛肉干、鸭肫肝、猪肉脯等,嚼劲十足,口齿生香,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承载有77年海派文化历史的立丰,带给上海人的不仅是一份年代的记忆,更是独一无二的口味。谈起立丰如何在历史潮流的一波三折中脱颖而出,如何摘得上海休闲鱼肉制品市场“桂冠”,立丰董事长曹稼桢对立丰曾经走过的时光感慨万千。

压力变动力 二次创业走出创新道路

1996年10月,因建造地铁2号线车站的需要,立丰位于南京西路黄金地段的商店面临着动迁。

“5吨位的卡车前前后后搬了25次。”曹稼桢记得,当时的动迁,失去了地段和零售优势,年销售锐减70%,60%的职工面临着下岗。

本着对事业,对企业、对职工的深厚感情,曹稼桢在立丰全体会议上郑重承诺:“立丰的牌子不能倒,立丰的队伍不能散,立丰的员工一个不下岗。”

那年,作为企业法人的曹稼桢带领一百多名员工,开始了二次创业的艰辛历程。

立丰以上海织布七厂厂房为立足点,开设仓储式超市;走市场调研,制定“以市场为导向,以品牌为龙头,以商办为依托,发展现代商业”的战略目标;扩大销售人员队伍,将职工送出去培训、制定营销人员分配激励机制;狠抓新品开发,扩大产品规模;利用中西部地区资源优势,先后在贵州、河南、安徽、江苏等省发展合作伙伴。

就这样,立丰把压力变动力、把市场当考场,依托品牌优势,闯出了一条“没有商场找市场,依托产品打市场”的创新道路,产品销售也由动迁前的30%上升到现在的四个多亿(含税),也使企业走出了困境。

试制新产品 插上腾飞的翅膀

肉类制品面临着产品保质期短,外出携带不便的问题,立丰敏锐判断市场,及时引进新设备,建立研发小组,试制新产品,在上海市场率先推出了方便、卫生的真空包装鸭肫肝、鸭舌和鸭翅。一经上市,便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很快打开了市场。

2001年初,立丰在上海徐家汇港汇广场的“上海阿拉街”开出了第一家专卖店。

“专卖店的开设,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不仅加强了与顾客的沟通,还能及时掌握市场动态。目前,在全国各地的专卖店近180家。”曹稼桢表示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的增强,为立丰的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今天,立丰已发展成为集生产、集生产、物流、配送、贸易、经销商和专卖店为一体的中华老字号企业,主导产品是牛肉干、鸭系列、猪肉脯等400多个品种和规格。从2004年起,立丰品牌就成为上海休闲鱼肉制品第一品牌,市场占有率蝉联上海同类产品市场第一名。

曹稼桢很是感慨,动迁后立丰品牌屹立不倒,并迸发出强劲的生命力,原因在于:“抓住了团队的力量,将企业文化、精神和理念贯穿整个企业经营;坚信产品的质量是企业的生命,始终把产品质量放在首位;坚持创新,不仅产品创新,制度也在不断创新,只要企业在一天就要创新一天。”

坚持“四不”法则 保证健康生产

三鹿奶粉事件之后,食品安全事件频出。包括不久之前的上海福喜事件,使得消费者对“进口”食品格外重视。

立丰为了确保食品安全,本着品质高于一切的经营原则,坚持“四不”法则:不在食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以不合格品冒充合格品;不使用非食品原料、回收原料加工食品;不伪造或者冒用他人厂名、厂址;不伪造或者冒用质量标志。

曹稼桢对记者说:“我们是生产者,管理者也是消费者,立丰的目标和宗旨就是让消费者吃得放心、吃得安全、吃得健康。所以,我们生产的是原汁原味的、对消费者有益的产品。”

立丰还建立了食品生产加工台账制度,保证生产相关记录真实、完整、准确;对于生产设备,建立年度设备清洗、保养计划,对需检定的设备每年送第三方检测;在生产过程中,做好班前、班后生产设备的清洗、消毒、保证产品质量的稳定。

抱团发展 小食品也有大市场

 

“我们一直是前店后厂的工业化生产模式,集生产、物流、配送、贸易、经销商、专卖店为一体,开发能力比同类企业要强,而且我们懂上海人的口味和喜好。但近些年来,在电商、团购的冲击下,立丰在竞争中跌宕起伏,很累。”作为立丰品牌的掌门人曹稼桢很早就意识到抱团经营和抱团发展的重要性。

“我们坚持两条腿走路的方针,一条腿是自己开发、自己生产、自己经营;另一条腿则是吸引国外先进的品牌产品,实现错位经营。”曹稼桢表示,立丰不会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止步不前。立丰原有的渠道会坚持不动摇,新的版块会也在不断延伸。

2014年9月30日,立丰与澳大利亚一家公司合作建立直营店,引进了澳洲的产品进入中国市场,让更多的消费者能够吃到物美价廉的产品,也在尝试探索一种新的模式。开业当日,即引起了上海市民的热烈关注。

“市场发展的过程就像游泳,呛水是必经的过程,但是我们会想着什么动作比较好,怎么游比较快。”曹稼桢说,立丰在“游泳”的过程中确立了“立足上海,发展长三角,走全国市场”的三步走战略,“立丰产品虽小,但我们追求把产品做到最好,而且本着“立诚天下、丰食人间”的宗旨,我很有信心立丰可以写就大文章!”